西故山 > 旅游 > 天南海北 > “十一”長假﹐天南海北看展去

“十一”長假﹐天南海北看展去

来源:网络转载 2017-10-01 23:24 编辑: www.xigushan.com 查看:

  ▲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圖》局部﹐“千里江山───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”展品

  ▲西漢長信宮燈﹐“秦漢文明特展”展品

  ▲趙孟頫《人馬圖》局部﹐“趙孟頫書畫特展”展品

  ▲藍瑛《白雲紅樹圖軸》局部﹐“湖上有奇峰───藍瑛作品及其師承影響特展”展品

  拉斐爾《施洗者聖約翰佈道》﹐“奇跡﹕貝利尼家族與文藝復興特展”展品

  維米爾《坐在維金納琴邊的少女》﹐“倫勃朗﹑維米爾﹑哈爾斯﹕萊頓收藏荷蘭黃金時代名作展”展品

  銀鎏金盥洗套裝﹐“茜茜公主與匈牙利﹕17-19世紀的匈牙利貴族生活展”展品

  製作于約1899-1908年間的彩蛋﹐俄羅斯精品展展品

  本報記者 范昕

  金秋時節﹐文博界特展迎來“收割季”“黃金檔”。天南海北﹐在這些井噴的展覽中﹐中國古代藝術與世界文明足跡不期形成兩大焦點﹐最是牽引著人們的目光。其中﹐前者由北京故宮博物院的“千里江山───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”和中國國家博物館的“秦漢文明特展”領銜﹐後者以登陸上海博物館的“大英博物館百物展﹕濃縮的世界史”為代表。

  走﹐這個“十一”長假﹐看展覽去﹗ 聚光燈下靜靜陳設著的一件件文物﹐凝結著前人智慧的火光﹐也蕩滌著今人的心。

  看 東方韻味的藝術流淌

  塵封的秦漢文明﹑深邃的宋元山水畫﹑泛黃的書法墨跡﹐隨著這個金秋一批特展的重磅推出﹐正圈粉無數﹐並由此引爆人們對於中國古代藝術的濃厚興趣。

  在北京﹐新近揭幕的“千里江山───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”和“趙孟頫書畫特展”﹐已然開啟新一輪“故宮跑”。在前一個特展中﹐單單與《清明上河圖》齊名的《千里江山圖》第三次向觀眾展卷﹐想想就讓人腎上腺素加速分泌。北宋天才少年王希孟17歲畫下這幅長達11.9米的圖卷﹐以完整的絹幅表現千里江山壯闊之景﹐祗見山峰層巒疊嶂﹐奔騰起伏﹐江水煙波浩渺﹐平遠無盡﹐山水間有屋舍村落﹑橋樑渡口﹑寺觀塔剎﹑樓閣亭榭等﹐並描繪有眾多人物活動﹐有行旅﹑幽居﹑捕魚﹑觀瀑﹑遊玩等。這幅長卷用筆精細﹐用色繁複﹐卻大氣轟然﹐絕無繁瑣病態﹐盛世氣象漫恣意出﹐只可惜王希孟早逝﹐這成了他唯一傳世的作品。此次﹐《千里江山圖》獨佔一個展廳接受世人的品鑒。展覽一並厘清的﹐還有中國歷代青綠山水畫的發展脈絡﹐隋代展子虔《遊春圖》﹑傳趙伯駒《江山秋色圖》﹑趙伯骕《萬松金闕圖》的同展亮相﹐其實都值得期待。而後一個特展﹐則讓人們重新認識“有元一人”趙孟頫。故宮博物院﹑上海博物館﹑遼寧省博物館等文博機構的107件趙孟頫經典書法﹑繪畫此番集結亮相﹐其中﹐行書《秋興詩》卷﹑行書《歸去來辭》卷﹑行書《酒德頌》卷﹑《秋郊飲馬圖》卷﹑《水村圖》卷等都難得一見。展覽的主人公趙孟頫﹐簡直是一位技能滿點的人物﹐既是書法家﹑畫家﹐又是詩人﹑文物鑒賞家﹐並且都很“著名”。趙孟頫的書法與繪畫兩相對照﹐饒有趣味───他將書法的具體筆法和審美風範體現在繪畫中﹐創造了一種表現藝術家主觀內心世界的書法性繪畫風格。

  眼下﹐中國國家博物館放出的大招是“秦漢文明特展”。就是這個展覽﹐今年上半年登陸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﹐成為當時北美地區最火爆的展覽之一﹐在3個半月展期中吸引將近35萬觀展人次。這場大型中國古代藝術展策劃七年之久﹐此番歸國﹐展出的文物甚至有所擴容﹐從全國30多家文博機構精選出170件組300多件重要文物。新中國成立以來有關秦漢時期的重要考古成果幾乎齊了﹐涵蓋陶瓷﹑織物﹑繪畫﹑書法等眾多門類﹐其中一級文物約佔45%﹐包括著名的“皇后之璽”玉印﹑長信宮燈﹑兵馬俑﹑金縷玉衣﹑紙地圖﹑“滇王之印”金印﹑青銅方斗﹑“中國大寧”鎏金青銅鏡﹑玉熊﹑雲紋玉高足杯﹑彩繪多枝陶燈﹑“西王母”陶座青銅搖錢樹等。這些文物共同築起中華文明的根基﹐也以登峰造極的製作工藝流露出優雅﹑時髦與自信。

  轉場江南﹐一系列因地制宜的明清書畫研究型特展好戲連連───江南本是明清書畫重鎮。其中﹐浙江省博物館迎來“湖上有奇峰───藍瑛作品及其師承影響特展”。為了完整展現生長于當地的明代畫家藍瑛的藝術面貌﹐出自國內14家文博機構的60件(組)藍瑛的繪畫聚在了一起。甚至﹐這家博物館特別請出“鎮館之寶”《富春山居圖》(剩山圖卷)﹐意在讓觀眾看到藍瑛與《富春山居圖》作者黃公望之間的師承關係───藍瑛對黃公望極為推崇﹐一生創作了大量的“仿黃”作品。在浙江美術館﹐“健筆蟠龍───王鐸作品展”以來自近10家文博機構的50件王鐸精品﹐等待著人們的邂逅。王鐸是近年來藝術品拍賣市場上很火的一個名字。生活於明末清初的他﹐在中國書法藝術史上有“神筆”之譽﹐吳昌碩對其評價是“有明書法推第一”。“青藤白陽───陳淳﹑徐渭書畫藝術特展”則是南京博物院呈上的厚禮。被合譽為“青藤白陽”的明代畫家徐渭與陳淳﹐可謂中國寫意花鳥畫史上的“雙子星”﹐對後世中國花鳥畫﹑甚至整個中國畫的發展產生了深刻﹑持久的影響。陳淳的作品不帶半點塵俗﹐筆花墨葉﹐風姿清朗﹐揮灑自若而溫雅古拙﹐水墨淋漓卻又形神整備﹔徐渭的作品恣肆磅礡﹐縱橫睥睨﹐東涂西抹似大刀闊斧﹐痛快酣暢。明末以來﹐清代的八大﹑石濤﹑揚州八怪﹐海上畫派的趙之謙﹑吳昌碩﹐及至近現代畫家齊白石﹑潘天壽等卓有成就的大家﹐無不是從他們二位的畫中汲取養分﹑獲得靈感。此次展覽可謂誠意滿滿﹐人們不僅將看到南京博物院18件鎮院之寶中唯一的書畫作品───徐渭《雜花圖》與天津博物館館藏的陳淳“絕筆”《罨畫山圖卷》首次合璧完全開卷展出﹐還將一睹蘇州博物館館藏的兩件徐渭的巨幅作品《詠劍》《詠墨》。再看上海博物館﹐“遺我雙鯉魚───上海博物館藏明代吳門書畫家書札精品展”另闢蹊徑。展示沈周﹑唐伯虎﹑文征明等吳門書畫家的精神世界﹐展覽並未選取他們赫赫有名的書畫作品﹐而是通過他們與各色人等的49通往來書信以小見大。其中很多信札為首次面世﹐既富有史料價值﹐又是精彩的書法作品。人們欣賞這些書札時﹐其實是透過書寫內容﹐與作者進行交流的過程。書寫者的性格﹑思維以及寫信時的情感﹐就藏在字體的形態﹑行筆的力度﹑段落的停頓等細微之處。

  看 多元文明的交融互鑒